现在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城市厕所 -=> 厕所话题 -=> 厕所大家谈 -=> 正文  
化妆厕所(随笔)
作者:[yuanfeng] 来源:[城市厕所网] 浏览:[] 【字体:  
  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习惯把净身之处称为卫生间、洗手间。西风渐至,我国虽然大多数场合仍是标示“厕所”、“公厕”,但不少地方也开始启用文雅之称。不过,似乎尚无像西方称之为“化妆间”的。看过一些文章,描述一些国家厕所环境的优雅,设施的豪华,气派甚至超过宾馆客厅。我想,这是可能的。既然人们(主要是女士们)能在厕所里化妆,必然会化工夫化妆厕所,以适应高档的脸面。
  去年冬天,我随几位画家访问了台湾宝岛,十天时间,住过高级宾馆,也走衔窜巷进过市民公厕,还有意识地在举办家宴的居室观察过卫生间。以机场、车站、单位和街道的公厕来说,大多称为“卫生间”、“洗手间’。惟在一家不小的饭馆入厕口,堂皇地写有“厕所”两字。这家餐馆仅一楼大厅就设有30多桌席面,晚上灯火辉煌,高朋满座,谈笑声更是沸腾。看场景属大众档次。尽地主之谊的吴上财先生告诉我们,这里主要是海味特色,品种齐全,来的人多为家人、亲友团聚,图一种热闹气氛。从这个背景可以猜测,沿用旧有“厕所”之称与其说是标新立异,毋如说是适应一种复古恋旧时的心态。像用男女头型、西服与短裙、皮鞋与高级鞋、烟斗与花结等图案区分男用女用一样,所有公厕内部设备也都较讲究,绝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没有见过里面摆放有电视、名画、沙发的“化妆间”,但大都有新型的洗手池、烘手机,手纸充足,而且有大面镜供人整容。不少单位的卫生间长年更换鲜花,有的摆在洗手地台上,有的吊在墙角,有种半圆形的花盆紧贴墙面,设计很是艺术。虽是冬季,因气温高,多处看到的是适宜台湾生长的名贵兰花。街市的公厕条件稍差一些,但像餐馆地面没有油污一样,卫生间里绝无异味,也不收费。台湾岛上新奇之处不少,也有诸多阴暗,弊端,但厕所是值得称道的;
  卫生条件的讲究,当然与经济发展有关;对卫生有着较高要求的西方人,相信也经历过脏乱的原始状态;一些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卫生面貌的改变,还与旅游开放的促进有关。这里面有个经心、经意把不经心不经意的事情办好的工作决心问题,也就是一种以末促本、相反相成的思维方法。《说文解字》上释“厕”字的含义为“清也”’“至秽之处宜常修治使洁清”。人们常说“吃喝拉撒”,能这样重视“拉撒”,那“吃喝”一定有更高的位置,能办得更好。裤带以下的事确是很微妙的,遮遮掩掩,欲说还休。尽管厕所已提到文化的高度,有人称之为“厕所文化”,但有人总认为这类事难登文化的大雅之堂。老人家在诗词中用了“放屁”两字,就曾引起一阵不小的惊愕与轰动。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川瑞康成曾写过一篇《厕所成圣》的短篇小说,反映的是旅游中的厕所竞争。名胜地的一位农民,见村中一家人的厕所装修后,旅游者争相关顾,收入颇丰,他于是也走厕所致富的路,甚至有意长时间蹲在对方的厕所,逼着游人去光顾自家,终至坐化成佛:有意思的是,我国厕所问题的实现,也是从旅游发展的角度提出的。大多是在内部材料和《参考消息》上登出。改革开放初期,有位69岁的美国老太,冬日独身到敦煌参观旅游,因居室无卫生间,又无暖气,夜间出室方便,冻感冒后引发肺炎致死。后又见到国外、海外旅游专员对厕所不适、大惊失色的诸多反映,印象很深,就在近日的参考上,还登了篇台湾记者团大陆观感的综合报道,第一个小题就是“观光首要,改善厕所”。当然,大陆有大陆的实情,确实也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从国情出发,把环境、条件搞得更好一点,还是既必要又迫切的。市民对公厕少、卫生条件不好,要求改善的呼声还是很高的。
  五十年代初,听得—位经济学家说:有些地主给穷人施饭,凡路过庄门都可吃一顿,看似仁慈,实际上有本经济帐,因为一天时间难以走出他的田庄,吃了把屎,还是给他的田地留下了肥料。这种说法,阶级、政治色彩浓了一些,但算经济帐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从发展旅游业、与世界经济接轨着想,我们也还是要在厕所问题上作点文章。不能认为化妆厕所是社会畸形。
论上海滩之厕所
豪华公厕也是一种腐败
打印 】【 收藏 】【 推荐
 [厕所大家谈推荐文章 论上海滩之厕所 [佚名][10月25日] 
 [厕所大家谈推荐文章 关于厕所的私人想像 [本站编辑][10月25日] 
 普通文章 中国城市公厕的建设和发展 [环卫科技网][7月6日] 
 普通文章 新加坡公厕有感 [本站编辑][7月10日] 
 普通文章 社会单位厕所 [本站编辑][10月19日] 
 普通文章 谈谈公厕革命  [本站编辑][11月7日] 
 推荐文章 闲话厕所 [佚名][10月20日] 
 推荐文章 论上海滩之厕所 [佚名][10月25日] 
 推荐文章 化妆厕所(随笔) [yuanfeng][10月25日] 
 推荐文章 豪华公厕也是一种腐败 [舒圣祥][10月25日] 
 推荐文章 关于厕所的私人想像 [本站编辑][10月25日] 
 推荐文章 公厕,可由市场调节 [迟国维][10月25日] 
    关于本站 本站导航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上海市公共厕所协会 Copyright © 2002-2008
联系电话:021-54085372
传真:021-54085372,E-mail:bzgk1989@126.com
 



沪ICP备120001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