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城市厕所 -=> 厕所话题 -=> 热点专题 -=> 厕所私密 -=> 正文  
公共厕所六大“怪”
作者:[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沈聪] 来源:[新闻晨报] 浏览:[] 【字体:  
  公厕有问题?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搜集了各种论据,找典型,问专家,甚至不惜分享私人的如厕经历……做这些,或许只是想亮出一种观点,讲出一点事实,引发一点思考,甚至单纯地博你一笑。这些愿望哪怕实现了一条,至少我们成功了那么一点点。
  假如这样一个标题吓到了你,放轻松,因为这绝不是篇板脸说教的文章;
  假如我们的某些调侃你不喜欢,别见怪,因为这实在是个沉重得不能再沉重的话题。
  公厕第一“怪”:开门见“山”
  ■伤害强度:★★★★★■遭罪人群:男性■事实描述:必须承认,在琢磨究竟该把公共厕所诸多“怪”中的哪一条排在最前时,我们颇费了一番思量。不过,在征求了身边绝大多数男同胞女同胞老同胞小同胞的意见,并怀着极度沉痛的心情听闻了很多离奇得近乎悲壮的故事之后,我们义无返顾地把开门见“山”列为数“怪”之首,期待引起社会各界的足够重视,也以此慰藉那些不幸在这一条上栽过跟头的先驱者们。
  要理解开门见“山”的意思,关键在于搞清楚这个“山”是什么。出于某种微妙的理由,请原谅我不能把话说得太白。相信大多数女士都有路过男厕所门口的经历吧?假如那个时候你碰巧无意间向门的方向瞥过那么一眼,而那扇门又碰巧没有关得那么严(很不幸,那该死的门通常都是大开着的),那么你是不是会暗叫一声“MYGOD”然后快步走开呢?假如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恭喜你,你看到“山”了。身为一名男性,我和我的大部分同胞一样,时不时就会在各种场所的公厕小便槽前进行这么一场无可奈何的客串演出,成为别人眼里的“山”。
  既然是演出,就需要有一定的“演技”。进去得早的,大可以占据一个隐蔽点的位置“方便”,门外通常只能看到他的一条腿,这样的角色就不需要太多的投入表演,他的整个如厕过程还是比较轻松且愉快的;假如不幸来得晚了,只剩下最外边的那一格,那么很好,在那一刻请重复周星星的名言“其实我是一个演员”,然后根据门的角度适当调整自己的站位——假如此时门是虚掩着的,那么最好预判断一下门开时的角度,力求在任何情况下,都只留给门外过客一个潇洒的背影——有一点非常重要,不管门外有多么的人声鼎沸,也不能紧张到无法进入状态,自始自终都要面带微笑,告诉自己“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的”,同时身体动作保持优雅,在确信门外此时人烟稀少的时刻转身,昂首挺胸,带着镇定的表情步出“片场”。
  ■我们的建议:假如以上的表述让你误以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在于门,那么我有必要作出澄清:或许,通过硬性规定可以让门长年保持关闭,但总会有开启的时候———你总得让人进去出来吧。君不见几个朋友同去“方便”的时候,有人先完事欲夺门而出,总会有人焦急地狂吼:“别开门,我还没好呢!”所以,“山”会被看到,不是门的过错,而是厕所构造的问题。海派应该属于南方文化吧?苏州园林讲究的是移步换景,一眼望不到头———供人赏玩的景点尚且这样设计,怎么不登大雅之堂的厕所就如此得不拘小节呢?其实解决问题的方法很简单,在入口处添堵隔墙,设个玄关,或者采用回廊式结构,这样不管门开得多大,也再不会有把“山”露出来的风险了。假如实在是场地所限没法这么干,请把门轴给换一边装行不?这样情况也会好很多。我不懂建筑,也没学过室内设计,我只知道这厕所不是卧室,门开的时候不该一览无余。还有一种情况比较特别,厕所的设计者的确考虑了门的位置,也把便槽安置在了隐蔽的角落,却鬼使神差地在便槽斜对面摆上了一面硕大的化妆镜,且正对着门,这样利用光的折射原理,你同样可以很方便地从门外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
  ■专家怎么说:可以采取遮挡措施,设计屏风、玄关,这不是很难。(专家:顾承华,上海城市发展信息研究中心工程师,国内不多的研究城市公厕管理的学者。)■举例说明:无论是商场、学校还是大街上,这种开门见“山”的厕所实在太多了,随便举个例子:中山公园地铁站某出口地道里的厕所。这条通向中山公园的地道还连接着地下商业区,人流量很大,而路边的这家厕所就这么倚墙而设,男厕内仅有的两个小便槽完全暴露在行人的目光下,来光顾的爷们心理素质想必都比较过硬———知道的是在“方便”,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表演行为艺术呢!不错,旁边那俩大解的隔间是装了门,但你想啊,伴着轰隆的水声,您老人家从那里面出来了,外面一个个路过的向您行个注目礼,看人的,被看的,想必都不自在。
  公厕第二“怪”:清洁女工
  ■伤害强度:★★★★★■遭罪人群:男性■事实描述:把这一条列为第二“怪”,主要是考虑到它的伤害强度和普遍程度也已到达了相当高的水平。现如今人们越来越重视公厕的卫生状况,但凡上点儿规模的厕所,总少不了清洁员的身影,这反映了厕所卫生管理水平的提高,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身为一位男士,以下三种情况想必是你所熟悉的:
  第一,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厕所,你心急火燎地冲进去,却发现身着制服的女工正不紧不慢地拖着地,她背对着你,不打算回头,也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于是你开始产生一种错觉:这一切本没有什么不对,在有异性在场的情况下小便大抵也十分合理,况且对方的年纪已经大得足以使你放心,再说那边不是有几个哥们儿正旁若无人地“方便”着吗?就这样,你信步走了过去,做起你应该做的事情,一边在琢磨这兴许是与国际接轨的一种形式;就这样,以后再遇见类似的情况,你开始见惯不怪,因为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第二,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厕所,你心急火燎地冲进去,却发现身着制服的女工正在拖地,她听到你的脚步声也是一惊,然后涮涮拖把走出去,然而这段时间里你不愿意也不好意思干等在那里,于是急忙推开一扇大解间的门,干起了杀鸡用牛刀的事情。
  第三,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厕所,你心急火燎地冲进去,正“方便”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响起砰砰的敲门声,你正在纳闷这也不是民宅干啥还敲门呢?一位身着制服提着拖把的女工踱了进来打算拖地,看到你在急忙又退了出去,你也被吓得便意全无草草了事狼狈离去。一边暗暗发誓以后再不能这么迟钝,听到敲门声一定要迅速回答:“有拧额!”
  ■我们的建议:首先声明,我们对清洁员这个职业没有任何成见,相信所有男同胞也都能够充分理解劳动者的艰辛——我们的郁闷在于,何苦一定要找个异性来打扫男厕所呢?考虑到这种完全在技术上可以避免的现状却如此普遍地发生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里,我们有理由怀疑,在某些人的观念里,男性的隐私权没有得到与女性同等的重视——要不怎么没听说过哪个女厕所有男清洁员呢?
  ■专家怎么说:这要从管理上解决问题。
  可以把清洁委托给专业公司,采用文明的管理方式,清洁工男女分开。
  ■举例说明:出于对劳动者的尊重,我们没有给出具体例子。但这样的典型太多太多了,你可以前往离你家最近的任何一家公厕观摩体会,或者你的单位大楼里就是这个样子。
  公厕第三“怪”:入室“监控”
  ■伤害强度:★★★★■遭罪人群:男性■事实描述:听到“监控”这两个字,恐怕很多人会想到摄像头之类的玩意。幸好,在公厕里安装摄像器材是法律所不允许的,所以我们不必担心会有被偷拍的风险。然而,这里所说的“监控”虽然不是摄像头,却比那东西厉害百倍,因为这是来自人眼的压力。何解?这么一说你就明白了:大多数收费公厕的收费亭是不是通常设在男女厕所之间?收费亭是不是有窗有门,里面坐着个人?别打我,这不是废话——问题就在这窗和门上。常常是一扇窗对着外面的街,却有一扇门直接通着男厕所,更有甚者在面向男厕一边设置了一门一窗。作为一名男性,你“方便”的时候,是不是用余光就能瞥见坐在亭子里面的阿姨或叔叔(通常是阿姨)?换句话说,她(他)也仅仅用余光就能看到你如厕的全过程。
  第三“怪”或许并不十分常见,可一旦遇上必给你留下阴影。众所周知,本市的大多数公厕在收费上是有选择的,这主要体现在男厕上,通常男大解收费而小解免费,而小解处和大解处往往是相通的,怎么保证你没扔硬币进去就一定不是大解呢?收费亭就解决了这一难题。看到这儿有人要说了,别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人家坐在里面未必眼睛长在你身上啊!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向你保证,或许人家没有摆出监视你的架势,但你的一举一动人家了如指掌。有一次我走进一家写着“男小便免费”的厕所,由于小解处站位全满便想往里面大解处去借个光,刚转个头,还没等迈步,收费亭里就传来森严无比的声音:“里面是大便区,不要进去!”我才明白,原来一切尽在掌握。
  还有更有趣的情况。有时候碰巧男厕里还有位清洁阿姨,碰巧她与收费阿姨关系不错,那么你在小解的时候,就可以幸运地听到两人之间的闲话家常。一个坐在亭子里向你这边说话,一个站在你身后向亭子那边发言,实在热闹得紧。
  ■我们的建议:还是那句话,赚钱不易,我们大家都理解。只是把门开到人家小解的地方实在有些过了。谁都不喜欢在“方便”的时候老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你,不管这目光来自异性还是同性。解决方法还是有的:要么您就大小解都收费,要么分两个进出口——当然,归根到底,还是得还原到对隐私权的尊重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上来。
  ■专家怎么说:可以考虑取消收费。一些政府建造的公厕收费是为了弥补经费不足,但是政府建造了就应该管,而不宜把经费问题转嫁给公众。北京和威海已经取消了公厕收费,南京也在进行试点。
  ■举例说明:还是不举例,理由同第二尴尬。
  公厕第四“怪”:“橱窗展览”
  ■伤害强度:★★★■遭罪人群:男性居多■事实描述:不知道你有没有上过这样一种厕所,它拥有巨大的窗户,且安排在不可思议的位置。以我曾经历的某个男厕为例,小便区的整面墙都被多扇窗格占据,且开在齐胸的高度,也就是说我在小解的同时可以很方便地观赏外面的街景,以及公交车上乘客的表情;而从他们的角度看,就是另一番情景:一幢四四方方的建筑,外墙上方开了一排窗,很多人并排站在窗内,表情或严肃或拘谨。这两种人我都做过,我的看法是,里面的看客和外面的看客此刻心里都不十分平静,并且都在揣摩对方的心情。
  以上举的只是一个示例,以此为基础还可以有多种变化,比如把窗子拿掉,直接就是一排墙洞,或是把窗子放在别的什么位置——假如我说的那种厕所你没有见过,那么这几种你一定有印象。它们共同的特点就是窗子(或者是墙洞)一定要够大,大到让你纳闷这到底是厕所还是教室、礼堂之类的什么地方。
  ■我们的建议:据我有限的阅历,在其他城市甚至是一些偏远的乡村里,厕所都往往是没有窗的,即使有窗,也通常开在比较靠近天花板的位置,并且形状可能就是镂空的几个格子,而不是一整块一整块的玻璃。当然不是说那种就一定是正确的,厕所设计者们也尽可以嘲笑我的无知,我只是希望他们在考虑怎样让一个厕所通风采光甚至造型犀利的同时,能稍微考虑一下站在窗下小解者的感受——其实每一个如厕者的心愿都很简单:只要给我一个能“方便”的地方,并且让我感觉这地方像是个厕所就行了。
  ■专家怎么说:设计者要注意窗口的位置,不能正对蹲位。解决的办法是可以做挡板或百叶窗。
  ■举例说明:某大学第三教学楼内的厕所。
  公厕第五“怪”:面面相觑
  ■伤害强度:★★■遭罪人群:全体人群■事实描述:让我们先回顾一下日常生活中男女厕的排列形式,有相对而设的,有并排而设的,有在一个楼层两端分离设置的,还有跨楼层分布的……大致就这么几种。后面两种没什么问题,这里主要讲讲前两种。
  先看第一种。前面我们已经探讨过开门见“山”的问题,那么对于这种类型的厕所,男女厕门相对而设会有什么后果就可想而知了,不再多表。有人可能要问了,假如不是开门见“山”型厕所,厕门相对又能怎么样呢?顶多看见对方洗手罢了。那请你试想一下,你正站在那洗手呢,突然从镜子里看到对面厕所冒出个人来,也开始洗手,然后你们无意从镜子里都看到了对方,然后再假装没看见,低下头去继续洗手——你喜欢这种感觉吗?既然“洗手间”是厕所的文明叫法,那么个人认为“洗手”这个动作也应该算作如厕的步骤之一,也是能避则避,被人看到总归不好。再作个假设,你“方便”完了走出大门,正好对面门里也出来个异性,通常两扇门之间的距离又不会太远,你跟对方的眼神就自然而然地碰了个正着——这时候,你会有什么感觉?通常这种格局又多设置在写字楼里,对面出来不认识的还好,假如是同事甚至领导,你又该是什么表情,在厕所门口问个好吗:“这么巧,你也来上厕所啊!”
  再看并排而设的厕所。假如是你从中线进入,不需要经过异性厕所的还好,最可恨的就是把某一性别摆在角落里,你要进去必须要路过“人家地盘”的那种格局。好么,你正低头往里冲,半路上异性厕所的门里突然冲出来个同事,然后就发生了刚才举例的那一幕。
  ■我们的建议:如果说这个专题里有哪一“怪”
  有牵强的嫌疑,那么恐怕就是这一项了。因为比起前几项“怪”,这一条带来的尴尬可能是最轻的。之所以列出来,是觉得我们的厕所原本可以设计得更好,而我们对私密的要求,也不该停留在某些部位和动作不被人家看见就满足了。
  ■专家怎么说:按照过去的标准,男女“分门进出”,即男的从一个门厅进,女的从另外一个。而随着新建筑的引入,为了追求建筑效果,现在很多公厕都是男女从一个门厅进入。我认为,最好还是设计两个门厅,分门进去。当然这样可能会占用到面积,损失一些蹲位,有矛盾的地方。
  ■举例说明:不少写字楼都是这个样子。
  公厕第六“怪”:成群结队
  ■伤害强度:★★■遭罪人群:女性■事实描述:从前面几“怪”可以看出,在如厕的私密权方面,咱们男性是弱势群体,不属于优先保护的对象,但女性也有她们的苦恼。君不见,饭店、商场、超市的厕所门口,排长队的都是清一色的姐姐妹妹阿姨婶婶吗。有人手里拿着纸巾,有人脸上挂着焦急的表情,排在最前面的可能已经在敲人家的门了。这样的场面,除了壮观之外,我想还有两个字:尴尬。排在厕所门外面的人尴尬,毕竟不是排队买大闸蟹;排在厕所里面的人尴尬,虽然没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但这味儿毕竟也不是很清新;至于被人等着的那些主儿就更尴尬,好好的一个事儿,怎么就变火烧眉毛了呢?等到门一开,有人指不定就为谁是下一位发生口角了——就像在地铁里抢座一样。这传出去更尴尬:“忙什么呢?”“我跟人抢厕所用呢!”
  ■我们的建议:我们可能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造个厕所需要多少成本我们心里也没底,至于是不是增加几个“位置”,或是发明一种更高效率更不占空间的女式便器就能解决问题更不是我们所能测算出结果的。但我想,既然女厕“位置”的需求量和人均占用时间上明摆着比男厕要多得多,是不是在设计建造时就别那么一视同仁了,想点儿办法——我们男同胞绝对不眼红,也让那些个等女朋友“方便”的爷们儿少站两分钟。
  ■专家怎么说:以前男女蹲位的比例是2∶1。现在倒过来了,提倡男女比例是1∶2或1∶1.5,而且改变的幅度还要增加。
  ■举例说明:随便找个快餐店看看去吧。
上海公厕私密性已经做得很好
关于公厕私密性的小报告
打印 】【 收藏 】【 推荐
 推荐文章 【专题】厕所私密,你在意吗?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沈聪][1月26日] 
 普通文章 上海公厕私密性已经做得很好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沈聪][12月26日] 
 普通文章 关于公厕私密性的小报告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沈聪][12月26日] 
 普通文章 公共厕所六大“怪”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沈聪][12月26日] 
 普通文章 公厕里的“极端体验”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沈聪][12月26日] 
 推荐文章 【专题】厕所私密,你在意吗?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沈聪][1月26日] 
    关于本站 本站导航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上海市公共厕所协会 Copyright © 2002-2008
联系电话:021-54085372
传真:021-54085372,E-mail:bzgk1989@126.com
 



沪ICP备120001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