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革命史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最后修改于:2015-5-26 9:43:29 点击开始打印

页面地址是:http://toiletweb.cn/article.asp?articleid=1470

“厕所”是一个令人尴尬的话题,但不为人所知的是,根据《英国医学杂志》的统计调查,过去200年中,医学界的最大里程碑既不是青霉素也不是避孕药,而是现代卫生设备。

在19世纪排污设备很差的伦敦,有一半的婴幼儿夭折;当拥有了厕所、排污系统以及人们习惯了用肥皂洗手后,儿童的死亡率降低了1/5。这是英国历史上儿童死亡率降幅最大的一次。

由此,哈佛大学遗传学家加利·拉夫昆认为,在延长人类寿命的诸多因素中,厕所是最大的变量,现代公共卫生设施使人类的平均寿命延长了20年。

现代排污系统的诞生,与伦敦一次大瘟疫有关。当时随着排泄成本的上涨——清洁工的工资涨到每晚6便士,百姓们发现直接把粪便倒入水道里更方便省钱。到1815年,人们普遍都这么做了,以至于伦敦市政府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允许人们把自己的排水管和下水道接通。这些下水道都直接通向泰晤士河,到1840年,“泰晤士河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粪水池了”。

各种疾病随之滋生蔓延,其中最可怕的是霍乱。

霍乱病菌的主要载体就是人类粪便。在良好的卫生条件下,水源与粪便分开,可以抑制霍乱的传播。然而在19世纪早期的伦敦,9个水管理公司中有5个从泰晤士河直接取水供人饮用。而这正是霍乱的温床。

1831年爆发的一场瘟疫夺去了6536人的生命。在1848~1849年的瘟疫中,整个英国死亡5万人,其中伦敦就死了14000人。

此后,英国开始建设污水管道,现代厕所也被提上议事日程。

1851年的万国工业博览会上,乔治·詹宁斯为水晶宫修建了公共厕所,共有82.7万名游客付费使用了该公厕。然而,之后伦敦大多数建筑物仍然出于对成本因素的考虑而选择不造厕所。

在英吉利海峡的对面,直到1871年,巴黎市政厅仍然还没有卫生设施。而在这座雄伟的建筑中,暖气、照明、电话、电梯等其他设施都一应俱全。

剧院里同样没有卫生设施。人们在享受高雅艺术时,不得不憋几个小时或自备尿壶。在学校里孩子们的第一课就是学习如何摆脱“身体下等机能”,以应对日后的沙龙社交。

倡导现代厕所的卫生战役中,1883年是个标志性的时间。1883年4月16日,在巴黎卫生住房委员会的会议上,纳皮亚医生大胆指出,每套住房都必须有自己的厕所。这个要求在很多人看来“太激进,完全是革命性的”。

十年后,行政当局终于承认每套住房内部都应该附设卫生间的原则,并在1894年颁布法令。

相对于现代住宅厕所的缓慢发展,公共厕所却因经销商的大力推销而快速遍地开花。巴黎的一份招标记录显示:“1873年,市政府决定建造一批男用公共小便池:14个两个位置的小便池由古隆先生建造;维克托·马丁先生将建造62个六个位置的小便池和64个背靠墙角、大小不一的小便池。所有这些建筑均应配备照明设备。”到1914年,巴黎所有城区的居民都要求安装男用公共小便池。

但是市政机构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女厕所的问题。一个举止得体的妇女应该知道克制自己,这是“良好教育”的一部分。1879年,一位厕所承包商提议:“在巴黎的街道上设立不仅是供男性使用,而是男女都可使用的厕所。”这一提议直到1891年才有议员附和。

女厕所问题真正得到解决是在20世纪初。1905年2月1日,地下厕所公司在巴黎马德莱纳广场开设了一个公共厕所,为女士们配备了14个便器和4个带有下身冲洗盆的盥洗处。不过这个公厕还是收费的。仅使用便池0.1法郎;便池加盥洗处0.15法郎;付0.2法郎还可以享受冷饮和热水盥洗处的待遇。这座公厕从上午7点一直营业到午夜。此后其他同类型的厕所也相继在维多利亚大道、伯纳努维尔大街和巴士底广场投入使用。

然而,时至今日,世界上还有26亿人根本没有什么卫生设施。他们在田野树林里随地大小便。女性则必须凌晨4点起床,在天还黑的时候排便,有时还要冒着被强奸和被毒蛇咬的危险。全球还有40%的人生活在到处都是人类粪便的环境里。儿童玩耍时可能会踩到或跌入粪坑里,粪便很有可能会弄到食物和饮用水里。每年因饮用水和卫生问题致死的儿童人数高达180万,这个数字超过了任何武装冲突的死亡人数。

厕所是防止人类粪便造成各种危险的屏障。现代卫生设施将人类和自己的有毒排泄物隔离开来,成为芸芸众生能够高密度地生活在城市的保障。

厕所还是人类文明的晴雨表。一个社会如何处理粪便,也可以反映出它如何对待自己的公民。

本文由罗友稻草推荐整理。作者四以闲人,选自《看历史》。稿费已备,请作者联系dushuren@luojilab.com。